麻豆传媒杜律师是谁演的

进了城之后,林阮便让人直接把马车赶到了锦衣卫处。

萧景宸正在牢房里亲自审问那些杀手,突然有人来报,说是林阮来了。他立刻把审问的事情交给梁十二和丁锐,自己转身出去见林阮。

梁十朝丁锐挤了挤眼睛:“你猜咱们爷跟县主什么时候能成亲?”

丁锐一板一眼地道:“他们什么时候成亲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如果一会儿爷知道你在背后不干正事专扯老婆舌,你的下场会有点惨。”

梁十二瞪他一眼,抓起鞭子朝那个绑在刑架上的杀手猛猛地抽了几遍:“赶紧给老子招,不然抽死你!”

萧景宸从地牢里出来时,就见林阮一脸焦急地站在外面:“怎么了?那边不是已经都解决了吗?”

林阮那边事情结束之后,护卫就已经派人过来通知过他了,所以他才能安心地回来审犯人。

林阮将他拉到一边,小声说道:“夜魑在京都,他那会儿躲在暗处想要伏击你,我让那夜鹰惊了他一下。回京都的路上我一直在搜寻他的下落,但是他跟人间蒸发了一样,半点行踪都打探不到了。”

萧景宸拉着她的冰凉地手捏了捏,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暖着:“别担心,他只要还在京都,就迟早会露面。”

林阮哪里能不担心,夜魃的武功跟萧景宸不相上下,两人之间是死仇,那夜魑又躲在暗处,随时都可能会出手,杀他个措手不及。

光是想到萧景宸身后藏着这么一条毒蛇,林阮就坐立难安。

萧景宸看她一夜没睡眼底下熬出来的青紫,心疼道:“别担心,我会时刻注意着的。你快些回去睡一觉,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了,我去看你。”

白嫩清纯美女肩带滑落诱惑性感写真图片

林阮摇头:“不行,景宸,你现在真的很危险。”

把声音压到最低,林阮一脸不容商量的神情看着他的眼睛道:“从这一刻起,我会时刻监视着你的周围,只要那夜魑现身,我就会让那些鸟雀们提醒你。他在哪一边,我就让鸟雀在哪边提醒你。”

萧景宸见她如临大敌的模样,心里有些发软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:“好,不过这样你可就受累了。”

林阮抓住他的大手捏了捏:“只要能保证你的安,累一点又算什么。景宸,你最近一定要注意安,身边绝对不能离人,不管到哪儿,都要带几个人手。”

萧景宸认真点头:“好,都听你的。我让人送你回去,我今天一天都会在这里,你可以先回去睡一觉。”

林阮见他真的听进去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

萧景宸转头看向飞絮几人:“送县主回府。”

顾府。

肖氏正在屋里焦急地来回转悠。

顾廉脸色青黑,眼底是疲惫,不耐烦地道:“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!你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几个时辰了!”

肖氏急得嘴上都起了泡:“我哪里停得下来!怎么到现在你找的那些人还没有回话?事情到底办成了没有?”

打从知道林阮的身份之后,她便寝食难安,生怕出了什么意外,让林阮的身份爆光。担心得过度,她连个两个晚上都没睡,熬得都有些受不了了。

但她却不敢睡,生怕漏了什么重要的消息。

顾廉也同样不敢睡,撑打着精神坐着继续等,提神的浓茶都不记得喝了多少杯,但越喝越没有效果。

“再耐心等一等,兴许一会儿就有人来回话了。”

夫妻二人继续伸着脖子等。

等到天光大亮,出去打探消息的府卫终于回来了。

顾廉连忙问道:“县主府那边可有动静?”

只要林阮死了,县主府那边肯定会挂丧幡的。

府卫点了点头。

肖氏狂喜,布满血丝的双眼瞪得老大:“真有动静了?丧幡都挂出来了?”

府卫一头雾水:“夫人,县主府没有挂丧幡啊。”

肖氏狂喜的表情顿时卡在了脸上:“没有?怎么可能?你刚刚不是说县主府有动静了吗?”

府卫点头:“对啊,小的解了宵禁之后便去打听了,福佑县主昨日带着她府上的丫环小厮出城去了京郊的庄子,府里除了几个开门的人之外,都走了个干净。小的正准备回来给老爷回话的时候,就见县主的车马停在了县主府门前,县主从车上下来,身后跟着她的贴身丫环的护卫。对了,送她回来的还有几个锦衣卫。”

“什么?!”肖氏惊恐地叫了一声,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,模样分外狰狞骇人。“你确定你没看走眼?那人当真是林阮?”

府卫被她吓得不由瑟缩了一下:“属下看得很仔细,确实是福佑县主。”

因为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林阮和顾家有关系,所以连这些派出去打听消息的府卫也并不知道主子们的用意,只以为是因着先前那事顾家颜面扫地,所以顾家对林阮怀恨在心,盼着林阮倒霉。

肖氏一直绷着的神经“啪”一声就断了,歇斯底里地吼道:“她怎么还活着,老爷,你听见了吗,那个小贱人还活着!快,再去找那些人,让他们再去唔唔唔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肖氏就被铁青着脸的顾廉给堵了嘴。

把那府卫挥退,顾廉放开肖氏,又给了她一巴掌:“你就不能给我消停点!”

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!

肖氏捂着脸直哭:“我冷静不了,林阮还活着,她还活着!你请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拿钱不办事?万一她的身份暴露了,我的馨儿要怎么办!”

顾廉危险地半眯着眼睛:“你再提那个名字,我不介意把你给毒哑!”

肖氏惊恐地看着他:“你……你这个负心汉,你竟然想毒哑我?”

顾廉十分头疼,恶狠狠地看着她:“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!林阮的事情你给我到此为止,不许打听,不许谈论,一切都当作不知道,听明白了没有?”

肖氏哪里能做到,林阮可是关系到她的亲生女儿,她不亲自确认林阮死了,她怎么能放心。

可看着顾廉吃人一般的眼神,她心里不由抖了抖,老实地点头应了下来。

顾廉见她应下,但心里并不放心,于是等她回了院子之后,便让人把她的院子给封了起来。

这女人实在蠢得很,先把她关起来,他才能静下心来头疼林阮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