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39_a634

   “走。”薄锦深扔下一句话,便率先捏着瓶子离开了,顾清歌还站在原地发着呆,就被李怀拽了下袖子,这才回过神来跟上去。

   薄锦深是这部剧的主演,有独立的化妆间和休息室,所以顾清歌便沾了他们的福,跟着进了私人的空间。

   跟外头火热的天气对比,化妆间里开了空调,很凉快,进去就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。

   不过顾清歌穿着短袖,还是感觉到了手臂起了一阵鸡皮,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。

   而薄锦深注意到了她这个微小的动作,默不作声地拿出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高。

   李怀见他将空调的温度调到了30,不禁有些诧异:“锦深,你这是做什么?你刚拍完戏很热的,你居然把温度调高,你……”

   “怕冷。”

   薄锦深将遥控器扔至一旁,在沙发上坐下,交叠起双腿。

   “怕冷?”李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薄锦深居然说自己怕冷?“你什么时候……”

   然而接下来的话他根本没有机会说完,因为薄锦深打断了他,“我明天什么行程?”

   “哦,明天啊?我看看……”李怀立即摸出手机查看起来。

   终于闭嘴了——

   拿相机美女文艺美好小清新写真

   顾清歌却站在原地局促不安地打量着他,穿上古装的薄锦深还真的是一副翩翩公子的姿态,还有那散下来的墨发,给人一种如玉的感觉。

   可这玉,却不是温润的暖玉。

   而像是那深埋在北极苦寒之地深二十丈的寒玉。

   高贵,清冽。

   只可远观,不可近读。

   唯恐一碰就会亵渎这块冰清玉洁的寒玉了。

   顾清歌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,但这却是她的想法。

   然而下一秒,这块高贵的寒玉却突然动了手,差点让顾清歌跌破眼镜。

   因为他拿起了搁在旁边印着卡通图案的小瓶子,拧开了盖子然后凑到了唇边。

   天!

   顾清歌才这想到自己的瓶子刚才是被他捡了。

   这会儿,一抹白和那可爱的卡通粉相遇在一起,看着实在太违合了。

   不过没等顾清歌阻止他,薄锦深的动作便止住了,瓶口离他的唇只有两厘米的位置。

   怎么了?

   顾清歌吓了一跳,难道有什么不对劲吗?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个瓶子颜色不对?

   薄锦深闻到了瓶子里的味道不对,抬头朝顾清歌所在的方向看来,“这是什么?”

   被点到名的顾清歌才上前几步,轻声地解释:“水啊。”

   听言,薄锦深蹙起眉:“我问的是这里面放了什么?”

   “学长,您闻不出来吗?”顾清歌抿唇,“里面放了柠檬片和冰糖啊。”

   柠檬片和冰糖?

   薄锦深顿了片刻便将瓶子拿开,然后冷声道:“我只喝白开水。”

   “哦。”可我这个也不是为你准备的呀,顾清歌在心里默默地回了一句,然后上前想接过瓶子,一脸你不喝我自己喝的表情。

   “那学长把瓶子还给我吧,我去给学长重新倒杯白水。”

   薄锦深看她一脸肉痛的样子,不由得眯起了眸子,“这不是给我准备的?”

   “啊?”顾清歌一愣,抬眸正好对上他的,一脸懵逼。

   呆了好一会儿,她才紧张地眨了一下眼睛:“对不起啊学长,我没当过助理,没有做好提前准备,这个水……”

   “算了,我突然想换换口味。”薄锦深本来想递回给她的瓶子,却突然收了回去,凑到唇边喝了一口。

   一开始以为她是准备错了,没想到她居然是给她自己准备的,他便直接喝她的了。

   “……”顾清歌伸出去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中,眼巴巴地看着他喝着自己的那瓶水,口干地舔了舔唇瓣。

   怎么可以这样呢?

   不是说只喝白开的吗?为什么突然又要喝了?

   顾清歌想不明白,只是很郁闷地看着薄锦深。

   加了冰糖的柠檬水有点酸酸的,酸中带了那么一点淡淡的甜味,不腻反而多了几分爽口。

   可喝惯了白开的薄锦深一时还是不能习惯这个口味,但见她忍痛地看着自个,心里不免觉得好笑。

   “你在心疼?”他放下水杯,挑眉扫了她一眼。

   听言,顾清歌猛地回过神来,赶紧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:“没,没有。”

   她就算是心疼也不敢说出来啊。

   “既然你这么心疼的话,那就还给你吧。”

   说罢,薄锦深盖上盖子,将瓶子递还给她。

   顾清歌更加郁闷了,喝都喝过了,还好意思还给她?他都已经喝过的瓶子,难道她会再喝吗?

   不过这些话顾清歌也只敢在心里数落,手上还是很乖巧地将瓶子接过来。

   她重新将瓶子的盖拧紧,然后放回自己的包里,期间薄锦深一直盯着她,注意她的动作,等她将瓶子装好抬起头来以后,他才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。

   而李哥也看好了行程,走过来跟他交流,顾清歌站在一旁忐忑不安,看两人交流的模样,她感觉自己完是透明的了。

   说到最后,李怀突然说道:“锦深,你真的想好了?要让她当你的助理?”

   “不然呢?”薄锦深抬眸扫向他:“还想签她当艺人?”

   李怀用力地点头:“对啊,这么好的资源不签实在是浪费,你知不知道浪费资源也算是一种可耻的行为?”

   “是吗?”薄锦深面无表情,冷声地回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 “……”李怀顿时语塞。

   半晌,薄锦深抬眸朝她看来,因着他的目光很冷,所以打过来的时候就好像是有寒意包围了她一样,所以垂着脑袋的顾清歌一下子就能感受到,抬起头。

   正好对上他那双褐色的眸子。

   “助理需要做的事情知道了吗?”他轻启薄唇询问。

   顾清歌点点头,然后又摇摇头。

   薄锦深微蹙起眉,“知道还是不知道?”

   “……不太清楚。”顾清歌咬住自己的下唇,决定还是诚实转告好:“我从来没有做过助理的工作,而且还是明星助理,平时需要注意什么?还有刚才的事,我是不是给你们丢脸了?”

   闻言,薄锦深声音淡淡的:“你丢的,不过是你自己的脸罢了。”

   顾清歌一阵语塞,好像是啊——毕竟摔在地上的人是她,丢脸的也是她自己。

   “锦深,你怎么说话的呢?小丫头,没事儿的,就算丢脸了李哥也给你捡回来,我先跟你说说当助理需要注意些什么吧?”0239_a6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