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37_a634

  0337_a634 一双手挡至顾清歌的身前,利落地接过了酒杯,然后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 薄锦深……

   顾清歌感激地看着他,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帮自己了。

   导演的酒被薄锦深喝去了,眼中顿时显露出不悦之色。

   “崔导演,今天我陪你喝。”

   薄锦深放下杯子以后又立即满上,一口气直接喝了三杯,顾清歌看得目瞪口呆,这可是白酒啊。

   这样喝真要命。

   想到这里,顾清歌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,小声地道:“学长……”

   “无妨。”薄锦深回了一句话让她放心。

   李怀也在旁边笑:“没事没事,男人护着女人天经地义,让他喝吧。”

   崔导演似乎是气的,非得跟薄锦深拼酒,一开始只是小喝,到后来两人拼起来。

   而薄锦深今天也来了劲,居然真的跟他拼了起来,喝酒互不相让,很快桌上的两瓶白酒就被两人都干完了。

   大眼睛小脸蛋居家美女生活照

   薄锦深也顺利把崔导演干趴下。

   “呵呵,你这小子……真能喝啊……”崔导演趴下以后,双目迷离地落在顾清歌的身上,赤,果果的,像把她的衣服都剥掉了一层。

   “嘻,我还没见过像这么干净的女生,一定很嫩……”

  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,李怀脸色一变,顾清歌小脸也是煞白。

   原来这个导演打的自己的主意,可是之前在拍摄的时候完看不出来,没想到喝醉了以后居然是这副德性。

   薄锦深脸色薄凉,眼里的税利深了几分,额前似乎有青筋在跳动。

   幸好崔导演说完这句话以后就趴在桌上睡死过去了,没有再醒过来。

   众人脸上一阵尴尬过后,又开始起哄吃菜喝酒。

   顾清歌看了身侧的薄锦深一眼,担忧地问道:“学长,你还好么?”

   薄锦深俊逸的脸庞有些青白,大概是酒劲太大,她看他脸色不对,“要不……”

   “没事。”薄锦深一句凉薄的话便挡住了她再开口的机会。

   顾清歌还想说什么,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 她看了四周一眼,然后朝李怀道:“李哥,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   “去吧去吧。”

   顾清歌跑到外头安静的地方接起电话,

   “喂?”

   “清歌?”

  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,挺熟悉。

   “您是?”出于礼貌,顾清歌还是问了一句。

   “清歌,我是幽蓝。”

   傅幽蓝?她怎么会有自己的手机号码?

   顾清歌心里闪过一抹疑惑,“有事吗?”

   “是这样的,斯寒哥哥去忙了,托我打电话跟你说一声,手术时间改在明天了。”

   明天?怎么又变了?

   顾清歌一懵:“为什么?”

   “这是医院商量之后做下的决定。”

   听到是医院商量之后做下的决定,顾清歌才松了一口气,她真害怕是傅斯寒又变卦了。

   “为什么突然改成明天?今天不能做吗?”

   “不是这样的,这场手术是我主刀,给我打下手的医生今天要动一场很重要的手术,所以只能延至明天。”

   原来是这样。

   “那明天几点。”

   “晚上回去斯寒哥哥会告诉你的。”

   “好吧。”

   挂了电话以后,顾清歌有些郁闷地想回房间里去,可是想了想觉得心里不是很踏实,想给傅斯寒打电话过去问一下。

   谁知道电话刚拨出去手机就显示电量不足关机了。

   顾清歌愣在原地,要不要这么倒霉?这么快就没电?昨天晚上忘记充电了。

   顾清歌只好将手机放回包里,然后转身进入房间,准备跟李哥他们告别。

   谁知道刚想进去,却正好碰到薄锦深从里面走出来,而且脸色铁青。

   顾清歌看到他,步子顿了一下,然后退开来让他出来。

   薄锦深看了她一眼,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,李哥追出来,“清歌啊,赶紧看看锦深啊,他替你挡了太多的酒,估计这会儿胃要出血了。”

   “什么?胃出血?”顾清歌感觉有道闷雷敲击在她的头顶。

   “对啊,锦深胃不好。”

   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阻止他喝酒呀?”顾清歌简直无语了,明知道薄锦深胃不好,还不阻止他喝酒,还看着他喝那么多。

   怪不得薄锦深的脸色看起来都是青的。

   “阻止他?那你怎么办?让你喝呀?你没瞧见那导演看你的眼神啊?要不是锦深替你挡,你能逃掉?”李怀啧啧了两声,“锦深为了你也真是够拼的,你要是心里有点愧疚,就去看看他吧。”

   说完,李怀从口袋里摸出一瓶胃药递给她。

   顾清歌伸手接过,李怀又摸出一串钥匙给他:“方便的话带他去医院看看吧,现在还早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顾清歌点头接过钥匙,然后跟着薄锦深一块往前走。

   因为薄锦深进了男厕,所以顾清歌不能跟着进去,只能在外面等他出来。

   顾清歌在外面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薄锦深出来,心里担忧得紧,想回去叫李怀过来,又生怕自己前脚刚走薄锦深就出来了。

   恰好有个男生要进洗手间,顾清歌赶紧拉住他:“这位先生,我朋友喝醉了酒,刚才进了洗手间以后就一直没出来,可不可以麻烦您帮我看看他还在不在里面?”

   男生扫了她一眼,问:“长什么样子,穿什么衣服?”

   顾清歌仔细想了一下薄锦深今天的穿着,然后跟那个说了,那人便好心地替她进去看了。

   胃出血……

   很严重的啊,而且他刚才几乎一个人干掉了一瓶白酒,这会儿胃肯定如炎烧一样难受。

   怎么那么傻啊,不能喝酒,为什么还要替她挡酒,崔导演敬她喝,就算她真的不喝,他又不能对她怎么样啊?大不了得罪他了,她不要拍这个广告就是了。

   “喂小姐,你朋友昏倒在里面。”

   男人的声音突然传来,顾清歌听言吓了一跳,“什么?”

   “你赶紧进来吧,里面没人,我看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。”

   男人朝她招手,顾清歌也顾不得什么了,只好赶紧跟了上去。

   进去之后,果然发现薄锦深坐在地上,后背靠着墙,虽然说是昏倒但他的姿态依旧优雅,没有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。

   薄锦深并没有完失去意识,只是胃疼得厉害,他控制不住坐下来。

   “学长,你没事吧?”一道柔软的女声传来,紧接着就有人握住了他的胳膊。